清欢

摘抄:红与黑

我不是做伟人的材料,因为我担心挣钱糊口八年之后,会意志消沉,在也干不了惊天动地的事业。

与云

    ——谨以此诗献给在这场无声战争中的你们

“曾经,是白昼的光刺了我的双眼

    我仿若步入深渊

    凄叫着的黑与绝望

    不知何处前行

    昨日,是你带我回傍晚

    蘸湿了的红棉

    轻抚上我的双眼

    让我再见了 薄暮的光景

    你 不是太阳

    是天边沾了霞晖的云朵

    却温柔了我的心

    我 是另一朵云

    但不想惊扰你

    我小心避开你

    不愿身上的乌尘沾了你”

    东方再破晓的时候

    他们随着风 化成雨

    氤氲中生出的彩虹

    柔和地 照着暮冬的太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陈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写于3-2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改于3-30

电影原声姐:

芥小末:

我问自己:
我们为什么触不到苍穹上的点点星光?
莫非人类可以通过死亡之路,去往那一片繁星?
这么说来暮年的安详离世,该是朝着星海的徜徉的漫步吧。
夜已深了,我该上床安歇了。
祝你晚安,也祝你好运。
与你亲切握手,
来自挚爱你的文森特。